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昨日在梦里,今日恍如初醒。

吹樱半空零散梦一堆,酒香当时。
美人相伴琉璃盏,微醺看夕阳。






请戳
没有谁会给我们留情,逝去了就是过去了。人在舍弃过去中前进,所以过去只能“怀念”而不能“追求”。握着的现在显得如此不堪么?将来或许是更加不堪的。站着的现在是未来我们拥有的唯一资本。如果能回到过去,谁都会这样去假设这件事,把所有的遗憾用针线缝起来。这么想着,这么假设着“现在就不会如此糟糕了吧?”

我多想回到那个想象力最好、表达能力最高的时期,即使现在看那时候的文也不会觉得糟糕。现在却会一次又一次地嫌弃自己写下的一字一句。

想回到过去,以现在的自己回到那时候,以成熟的自己回到以前。
小八这么跟我说。
那会是怎样的奇谈,没有人再会去想象了吧?

转眼宫商调。
无忧无虑的昨天,哀愁的今天。
历史流转只是看人类重复悲哀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9.05.29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