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又话唠又废的口胡文。╮(╯_╰)╭
狐狸哥哥和小狗弟弟真是兄弟爱典范啊~每次都莔的我死去活来。


杜鹃血。



灰蒙蒙的天,雨下倾盆。杜鹃花不堪暴雨的重击,碾落于泥,残败如血。
不适合出行的日子。却有不得不出行的人
承受着雨水暴行的竹伞禁不住痛苦呻吟。拦住前行去路的火红长刀上的结穗顽固地缠着主人修长有力的指骨。
竹伞,长刀。相对而立。
无声的拦截,灰色雨幕下沉重的戏剧。
谁也说不清对错,心中所想决定着前行的道路。
为什么要一定离开?
没有说出口的期望,是火红长刀在雨中划出的长弧。刀鞘压坏一片杜鹃。
雨中的刀光剑影是往日熟悉的影子。一个人的独角戏,滑下刀锋的是雨水是血,混合成淡红的液体滴落在洁白的衣襟上开出残败的杜鹃。
他是尊贵无比的君储,他要承担白狐国复兴的责任。他是他父王的儿子,他弟弟的哥哥。对这个国家负责,对父王尽孝,最后才是对弟弟好。
他的期望他知道,但是他不能回应。
他拔刀阻拦。
他静静伫立直至长刀划破他的颈,血蜿蜒而下。
他狐眼自媚,细细含着抱歉一份,说不出口。像未开的花苞被暴雨打落。
他的从容自若如狐狡黠,面对着他永远是荡然无存不剩一分。
笨拙而轻柔拍拍他握刀的手,那是最大的温柔安抚。
我会回来。
他会回来,却没有一个限期。
注定是他漫长的等候却未必会有想要的结果。一直如此。
从他遇见他,他一直在等待,一直被动的等待他什么时候回心转意对他笑对他好。他对他的付出一直犹如江水东流,偶尔屏中凤鸣。
他颓然放开长刀,长刀摔落脚边沾上雨水泥泞。
他吻他微凉的唇。他没有回避,笨拙的不懂回应。
他碰触着他的柔软得不到回应,逐渐激烈直至咬破他的唇角尝到了血腥。
他放开手让他离开。
他向前行,没有回头。
他站立在暴雨倾盆中,雨水洗刷去唇上的血腥、刀上的血渍、泥土上的血色。
雨过天晴的时候,杜鹃啼血已是末声。

他想起雨夜那场无声拦截的时候,獠娜疯狂不止的笑声在耳边徘徊,绿磁塘的幽绿映得他的脸惨绿一片,他决心与敌同归于尽。杜鹃在旁开了一片。
獠娜誓言会重来的声音渐低,眼前逐渐模糊。倒下的时候脸贴着冰冷的泥土。杜鹃贴的太近,只看到一片残红。
那夜他无声的拦截,他的承诺,残败的杜鹃。
多少年前杜鹃花开时,他捧着杜鹃到他面前祈求他一笑。尚沾着露水的杜鹃,沾着泥巴的脸。
他笨拙地为他擦去泥巴,接过杜鹃,自然地弯起眉眼。他为自己的成功而欢呼。
那时的他和他,不用考虑太多。空白单纯的世界有他的存在便已足够。
杜鹃早已残落如血。他们分离已久。回不了过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9.04.11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