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腦補才是最高存在啊啊(內牛)

一蓑煙雨


煙雨萍生。
全身帶傷染血倒在翳流那時正是煙雨濛濛春意綿綿在江南賞花賞雨賞美人的好時節。可是時運不濟被人抓去了臥底,好色而慕少艾,愛花愛樂愛美人才是慕少艾的所喜歡的。滅六親殺人如切菜砍柴,殘狂的一面慕少艾不喜歡。
喜好從來不是江湖人關注的重點,人在江湖一向身不由己。喜歡是如何,不喜歡又奈何。
認萍生喜歡乾淨但是他倒在泥濘之中,血與雨混合把泥土染成了暗紅,泥土的氣味和合雨水的味道變得很是難聞。做臥底都是從受傷做起,這種定律真是令人討厭。
翳流救了認萍生,把他放到一個偏僻乾淨窗戶很小的小房間,定時送上一日三餐還有藥和水,沒有人來照顧他。認萍生處於這樣的獨居狀態一個月后傷也漸漸的好起來了,他也不出門,偶爾從很小的窗戶看出去,可以看到擠擠嚷嚷的春花開得正是燦爛。
春花燦爛一朝敗。春花敗落的第二天,有人來通知他參加恭迎翳流教主回歸的朝會。他身上的傷還沒好全,但是臥底就是要專業,走兩步捂住傷口嘆口氣還是得跟著帶路的人往遙遠的翳流會客主樓走去。站在擁擠大廳的一角,混雜的空氣讓認萍生忍不住捂嘴咳嗽。不知誰說了聲教主回來了,教眾們沸騰起來紛紛高聲呼喊教主萬歲千秋之類的口號。認萍生覺得好笑一口氣沒緩上來咳的天昏地暗傷口作痛的害,捂住胸口貼住墻壁才站的穩了。緩過氣來視線到處遊走了一下,卻發現站在高臺之上的翳流教主越過千萬人的高喊聲看了過來。
莫不是別人高喊歡呼聲的時候自己咳嗽惹到了他?認萍生在朝會結束后被召見了,在見到南宮神翳之前一直在思考自己行為過錯到底出在了哪個地方,最後總結得出南宮教主是個看不得別人在朝會上干高喊口號的事。
頓然領悟笑意浮上嘴角,認萍生隨著領路的人進了南宮教主的書房。南宮神翳沒有故作神秘的負手站在窗邊遠眺天際,很是和氣地坐在榻上看著一本薄薄的書,笑容很是柔和溫純。笑著讓領路的人去休息並且體貼的招呼認萍生坐下。
認萍生自認自己是傷患也多加不推托,一撩衣擺便坐下。如果他知道這一坐接下來便是一壓一倒永不翻身,大概也會先考慮推托一點時間再坐下吧。臥底臥底就是玩著身不由己的遊戲,再不愿意也是要做的,躺床上還是躺榻上沒有根本性的區別。
南宮神翳壓在他身上的那瞬間,認萍生很想直言南宮教主汝也不是個輕的主子拜托汝起來一下。然而當他真的說出口的時候,已順勢被人壓倒在了榻上,背後是柔暖的狐皮軟裘。
認萍生,一蓑煙雨任平生。你倒在翳流門口的時候還真是一蓑煙雨。
教主汝想說什麽可以直說,請不要壓在吾的身上吾的傷口很痛。
柔軟的觸感壓在唇上,帶著苦涼味道的藥丸滑進口裡,近在咫尺的聲音繾綣萬分對他說,萍生你可要快點好起來,吾等著你來陪吾玩呢。

春花秋月總是流去的那么快,認萍生斜坐在高臺之上的軟榻,懶懶散散的看著臺下匍匐萬千的教眾喊他做首座。彼時他處理了一個反抗翳流的小幫派,渾身沾著揮之不去的血腥味,剛回來就被南宮神翳拉去開什麽表彰朝會無聊的很。視線游向左邊是稚氣未脫的姬小雙握刀平視前方精神煥發,視線飄過右邊是一堆形形式式的怪人一律不給與理會。
逃了朝會沐浴更衣過後藥浴的藥香洗去了血的腥味,白衣鬆衣襟開露間隱約可見鎖骨形狀優美。認萍生剛躺到榻上南宮神翳隨後壓上,教主汝沒有吾作抱枕就不能入眠么?吾不在的時候教主怎么辦。認萍生無奈挪動身體讓出一點位置,可惜兩個大男人的擠一張紫檀木塌還是嫌小了一點。
南宮神翳換了一下抱人的姿勢保證了自己和懷中之人的安適,吾有小雙還有霜刃,嗯,還是萍生抱起來最舒服了。
認萍生很想吐槽但是連日勞累襲人,吶吶抱怨了聲教主最狡猾了,沉沉睡去不曾聽到南宮神翳喚他名字連續數聲。
萍生萍生,發現懷中之人已經睡去南宮神翳親了對方的臉腮一下便也跟著睡去。執念是生生不息就如貪念,懷中所抱的手中所握的就是擁有,人因為執念而一再自以為是世界都在掌握之中。
彼時正值翳流壯大之時,南宮神翳左有姬小雙右有皇甫霜刃,身後還有首座認萍生,朋友天來眼芙蓉骨醒惡者。頑劣的孩童聽了翳流的名字都會哭個不聽更不用說武林正邪兩道的武林人士了。稍微說錯話都有可能被抓去做活體實驗呀,大家都活在吐槽不能的壓抑氣氛日日期盼有人把翳流反了吐氣揚眉。
一年煙雨蓑笠又逢時,認萍生想起初進翳流的日子,時光不快不慢,小黃花開的燦爛,那是人在江湖難得的悠日子。綿綿雨季一時無盡,認萍生樂得在翳流左逛右看卻不巧碰見天來眼和芙蓉骨蒙臉衝出南宮神翳的書房,光線低黯不明無法看清書房里的境況。南宮神翳語調冰冷的叫認萍生不要進門,他故作未曾聽見邁步而進踩到了無數尖銳的硬物,傾身抱住南宮神翳未發一言。
萍生萍生萍生,浮萍一生本不可依。南宮神翳捉住浮萍不放宛如救命神草,深深沉溺不復回頭。認萍生拍著他的背,安撫的言語輕之又輕。這種日子不會長久,不復長久。安撫的是誰人,誰把安撫之語聽入耳中信入心中。
江湖是一個充滿欺騙隱瞞的局,請君入甕,踏尸遍野,與骸共舞。血色迷亂了人的眼睛人的心緒,砍下對方的頭顱挖出對方的心臟,濺出的血液終是逐漸冰冷沒有恒久的溫暖可以依靠。
認萍生擦去臉上沾染的血液,殘色頹敗的像不會再開發的花兒。對方大聲呼喊著他的名字質問著永遠不會有答案的爲什麽,他擺不出任何表情只得任由臉色僵硬的猶如冷漠似霜。
南宮教主,這樣大聲喧嘩有損汝平日的風範。
滅教之災,還需要風範這種東西襯托么?呆在翳流太久認萍生都快忘了自己是慕少艾,慕少艾看不得活體實驗,認萍生也同樣。直至南宮神翳變本加的瘋狂抓取無辜的人們做活體實驗,有些東西注定破裂不復完好,不像摔碎的花瓶能夠重新拼合。
認萍生看著翳流覆滅,醒惡者搶走南宮神翳的尸體,曾經熟悉的人在毀滅性的大火之中不見蹤影。包括他自己。
火帶走了一切的痕跡不管快樂痛苦正義邪惡與否。消失的翳流只留在了小數相關者的心裡,畢竟它沒有留下什麽遺址讓人參觀紀念。
風吹開了殘敗的灰燼,水掩埋了剩下的一丁點殘屑。自然輪回讓一起都從最初開始。

少艾吃飯啦。貓耳少年催促著在藥圃前抽著水煙不急不慢的白發長眉美人。
哎呀呀,這個味道,阿九又把飯煮了糊了是不?習以為常的挑眉輕笑,朱色的唇拉出優美的弧度。所謂知好色而慕少艾,所慕少艾者大抵是如此一笑傾心的美人吧。
阿九尚不及慕色的年齡,拉拖著少艾進屋吃飯才是最重要的。少年仔,吃的多長高有好處呀。

南宮神翳所不知道而期望知道首座認萍生叛教而出的緣由,不過是與阿九年紀相約的少年淪為活體實驗的犧牲品。不過如此。有些人認為的不過如此,如此的微不足道卻是別人心中的重若泰山。

一蓑煙雨任平生。風雨朝朝變,頃刻人心不復。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9.09.15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